if

新来的弟弟要篡位

*ooc

*时间线是叶秋和叶修小时候,大概十岁左右。

*目前是双叶,下面可能会有黄叶。

*黄叶+双叶=?(双黄叶?)

如果叶秋早知道他爸出去一趟会给他未来带来多大的烦恼,他一定会拖着他。

这件事说起来也是很谜了,饭后散步是个好习惯,所以,在吃完饭后叶爸爸就兴致勃勃的出门溜达。

两手空空出门去,带着豆丁回家来。

叶爸爸回来的贼快,叶修打开电脑出来倒杯水,就看到他爸轻柔的拉着一个孩子的手,轻声说着什么,哦买嘎。
叶修怀疑人生。

“叶秋,叶秋。快下去,爸给你买了玩具。”叶修觉得,怀疑人生的不应该只有他。

叶秋一脸丧地回来了,他虽然早熟,但他还是个孩子,童言无忌是当然的,当下就拉着哥进了房间,向着叶修哭诉:“哥,我们要失去宠爱了吗?连私生子都上门了。”

说着默默擦擦了并不存在的眼泪,默默地把他哥的电线拔了。

叶修虽小,但也是有脾气的,看着黑黑的屏幕上映出的自己的脸,脸色一变,冲着叶秋抖了抖眉,当下就开了金口:“叶秋,你的智商是被小点吃了吗,就算是傻子也知道这不是我们家的吧,他像你还是像我啊?”
"不应该是像你爸,还是像你妈吗?"叶秋小声逼逼,控制着声音,正好让他哥听见。

……

“叶秋,我觉得你长歪了,小时候你不是这样的。”叶修情深意切,满脸的不可思议。
“哥,我错了。”叶秋戏精本性突然爆发,腾地就给他哥跪下了,“哥,我错了,不要把我逐出家门好不好,我发誓我再也不敢了。”

一边说着一边在桌下轻轻一拉。

“嗤。”刚刚打开电脑,连游戏图标都没来得及点下去的叶修很不好。

人小智慧大,借刀杀人叶修也略有研究。

“爸,叶秋说你带私生子回来了。”叶修对着门外大吼一声。

瞬间世界有静了几秒,然后叶修捂住了耳朵。

叶秋刚反应过来他哥说了什么,就被他爹一声怒吼吓得魂飞魄散。

“小兔崽子,给我出来!”说是如此,但叶爸爸却也在说这话的同时奔了过来。
叶秋仿佛看到了他爸舞得虎虎生风的拳头。

他扭头一看,他哥已经又点开了游戏,又看着只剩下五秒就会到达战场的叶老将,叶秋毅然决然的蹲下身子,抓住一根他已拔过无数遍的电线。

“不……要。”
叶秋再一次看到叶修脸上浓浓的杀意,他甚至怀疑叶修是不是忍不住要来亲自收拾他。

但是没有,叶修只是将电脑线再次插上,一脚踹开叶秋蠢蠢欲动的手,将他踹向了气势汹汹的叶爸爸。
“好球!”看着被揪着耳朵的叶秋,叶修的心情很好。

“嗤。”熟悉的声音,熟悉的感觉。
叶修僵硬的回头,看向被叶秋用脚勾掉的电线。
“……”
“^_^”

——————————

等叶家父子饭后锻炼结束,叶妈妈已经和小朋友喝完两杯茶了,叶修到最后还是没能接着玩他的电脑,气的“咕嘟咕嘟”喝完了两大杯水。

相比之下,被捡回来的小朋友反而比他优雅多了,至少人家喝有喝相。

在叶家,叶爸爸和叶妈妈分工明确,打人这类的粗活全是叶爸爸包揽,至于叶妈妈,主管学习和各种礼仪。

像叶修这么个喝水样显然是不合格的。
叶秋也很渴了,这么久了,嚎的嗓子都哑了,叶秋举起一杯水,向叶修致敬,一口就要闷。

“叶秋!”
正在喝水的叶秋就听叶妈妈十分温柔的呼唤,一口水立刻呛着了。
“叶秋,喝水不要这么急,看你呛着了吧。下次再有就去跑几圈再回来吧。”
叶家的家规十分的严格,但是是对于叶秋来说。

“修修啊,要不要吃枣糕?”叶母笑得如沐春风,花枝乱颤。
再一联想到刚才的笑里藏刀,叶秋和叶修齐刷刷的抖了三抖。
虽然跑圈不是真的,但叶母的手段又怎么会差?只不过把动作做个两三百遍罢了。

眼看着气氛不对,叶修十分明智的转移话题:“妈,这是谁啊?”
“你弟弟啊。”
“嗯。嗯?”叶秋一瞬间脸色变得很奇怪。

叶秋,地位不保啊。





这篇可能是个连载?下一篇可能又要两个星期之后,我可能是个废人了。
灵感来自今天看的一本书,《你的世界永远有个我》。

【all叶】那天,叶领队展示了他的心理有多强大

叶领队的心理有多强大?据联盟某韩姓选手所言,就算被套上一身女装,他也一样能笑着给你抛一个媚眼。

这事得从去苏黎世第一天说起,来到新的地方总得逛逛吧,出趟国得帮人代购吧,得熟悉熟悉环境吧,更重要的是,肯定要玩一下吧。

叶领队是个好领队,直接把队员们的行李打包送到了酒店,领着队员们直奔苏黎世最大的购物中心。

……

到了门口,方·多事·矫情·锐不肯下来:“领队,我要申请贫民补助,没钱啊。”

叶领队十分冷静,甚至脸上还浮现了一抹冷酷的笑容:“那咋们走吧,方点心主动要求看车,作为领队我也没有办法阻拦,感谢方锐大大为我们作出的卓越贡献。”

黄少天十分自然地搂过叶领队,冲捂着心脏的做作点心笑笑:“加油,看好你呦,放心,有小费。”

叶领队拍拍他的手:“松开松开,大白天的干嘛呢?”

黄少天搂的更加紧了,那就晚上好了。完全不介意啊。

方锐无趣的在喻文州耳边嘀咕:“看好黄少天啊,瞧你还是队长呢,这么大方就让他俩走啦。”

喻文州很大度的笑笑,走上前去,拍拍黄少天的肩膀:“少天,别搂这么紧,叶修都站不直了。”

眼神暗含杀机:少天,你微盘里的照片……

话说三分足矣……

黄少天不情不愿的松了手,喻文州笑了笑,伸手要接管修修。却见周某某一个箭步,直接从黄少天和喻文州中间横穿过去,牵起叶领队的手就往商场里冲。

一瞬间,喻文州感到了来自国家队的恶意,笑什么笑嘛,你们不也一样没占到好,半斤八两谁怕谁啊,说的就是你,张佳乐。

接收到喻文州信息的的张佳乐很秀的展示了一波撩修技巧。

她追上了,不是,他追上了领队,毫不掩饰的揉揉叶领队的肚子。

叶领队吃了一惊:“干嘛,乐乐?”

这位一直窥窃着领队肉体并且已经付出了行动的四亚选手十分开心的又摸了一把,解释说:“领队,那个啥,你是不知道啊,自从来到霸图,张新杰根本就不把人当人看啊,天天锻炼,锻炼也就锻炼了,偏偏就我没有腹肌,是不是太过分了。”

叶领队笑得一脸慈祥,直戳中心:“来领队这里找自信啊。”

……

张佳乐套上裙子的时候是拒绝的,那个爱计较的叶领队颇有大佬的气质,挥挥手就有人拖着他直奔女装区。

张佳乐很委屈,领队和他一起进的更衣间,扒光他后留下一套女装就走了。

……

别走啊,扒光了就不管啦,咋们谈谈人生再走也不迟啊。

讲真,乐乐真的很有女装大佬的潜质,叶修选的衣服是那种很有古代特色的,说具体一点,就是公子哥爱找的那一类。

咋们乐乐权衡再三,最终决定还是不裸奔了。

另一边,叶领队的打手们却叛变了,被抱进更衣间的叶领队到现在还是一脸懵。

“唉唉,少天你手往哪摸呢。”

“啊,小周轻点。”

……

张佳乐打开门的时候还挺害怕队员们的嘲笑,但是他明显想多了,门外空荡荡,一个人都没有。

张佳乐是个心里话不多的人,比如此时,他就直接掏出了手机向联盟女神求救。

然而联盟女神并没有空接电话,她在录音呢,管谁打的,全部挂掉,没得商量。

今天的女神也一样喜欢八卦而不认人呢。

无计可施的张佳乐完全没想给国家队的其他人打电话,男同胞就不要妄想了,给楚姐姐打电话只能说是自寻死路。

永远不要打扰一个逛得高兴的强大女人,除非你想永远远离领队,想必国家队的其他人会十分高兴地搭把手的。

……

hello,大家好,欢迎收看大型综艺节目《领队,蛙来找你啦》,现在出场的选手是女装四亚蛙。

让我们来看看四亚蛙在干嘛呢,哦,他出发啦。灵巧的z字抖动,成功隐蔽。呀,不好,有人来了。但对方似乎没有注意到这边。四亚蛙能否成功找到领队呢,让我们拭目以待。

好,如果说,张佳乐那边是大型综艺节目,那么叶修这边堪称车祸现场。

对,没错,就是那种绝对会被禁的r18场面。

“好,好了,来呀,快点啊。”“放松放松,太紧了,进不去,你放松一点。”“你让个位,我们一起啊。”

不就是袖子偏小嘛,你们为毛要叫的这么放荡啊喂。

今天的苏女神不一样的犀利呢。

……

叶领队是被推出来的,身上穿着比张佳乐还露的衣服,其实说衣服已经有点勉强了,张佳乐的还可以勉强说是古风,领队的完全是cosplay(话说,苏黎世的商场真有这种衣服吗?)

没错,和乐乐是同一种风格的,还记得是那种吗,就是公子哥爱找的那种。

此时距离四亚蛙找到领队还有十分钟。

“交给你了。”喻文州笑着将领队送到了镜子前。

“OK”女神十分娴熟的拿黑布将叶修的脖子以下盖了个严实,迅速的开了个直播。

“hello,大家好,我是苏沐橙。今天将由我和楚云秀大大为叶领队化妆,那这次呢,我们就化比较媚一点的,快一点。”

叶领队挣扎要起来:“救驾救驾。”

苏·真女神·沐·真大佬·橙笑着挥挥手:“给我按住了。”颇有当初叶修对待张佳乐时的风采。

此时距乐乐赶到还有九分钟。

但他很快就希望永远没有出现在这个地方。

……

张佳乐有些犹豫,谁能告诉我,一群人围在那儿干嘛呢。似乎还有一声高过一声的尖叫,张佳乐突然有了逃跑的欲望。

一分钟后。

有没有人能告诉我,为什么换了衣服还要化妆,做戏做全套吗。

“救命啊,我不要化妆,我是男的……”这是被绑在椅子上的张佳乐无力的哀嚎。

一旁的领队暗自庆幸,还好我没有被绑,太要命了。

张佳乐的妆化得实在是潦草,就三分钟时间,张佳乐坐在椅子上不住地看向叶修:“笑的这么夸张,苏女神您真的有认真化吗”

苏沐橙对自己的化妆技术有自信,所以她选择性地忽略了这个问题。

一行人像押着犯人似的护送着领队和不重要的张佳乐来到镜子前。其实准确来说,张佳乐完全没人管,全靠领队扯着。毕竟独乐乐不如众乐乐。

看到自己样子的一瞬间,张佳乐完全不敢相信,反倒是领队的脸色一瞬间变了:“沐橙化得不错啊。”蹲在角落的张佳乐怒吼一声:“你怎么接受的这么快啊喂。”

其实苏沐橙化的妆是略有不同的,给叶修化的是戏子的妆,给张佳乐化的就简单的多,就普通妓院里化的妆。

但叶领队的表现明显更符合张佳乐的妆。

“叶修,撩一个?”“OK。”

然后张佳乐就看到领队的眼神变了,怎么说呢,

就像小点看到了骨头的眼神,三分迷茫,七分渴望,以及九十分的诱惑。

姐姐诶,让你撩一个,不是让你表演事后啊,还有,让你撩你就撩啊。张佳乐觉得自己无话可说,只有内心拼命刷屏。

张佳乐觉得自己理应站起来迎接一下,但事实上,他完全没有这个机会,为什么张新杰挡在前面?叶修你要不要这么溜啊,目标不是我吗?怎么又勾搭上了张新杰?回来回来,你去哪里,开房吗?

张佳乐觉得自己要疯了,类似看到闺蜜和丈夫滚到了一起,张佳乐想开着百花缭乱和石不转竞技场。

第一次写文,完全偏离主题,多多见谅。

我都写文了,泠虞,你的文呢? @囹圄。 

错别字已修改